年尾就只修了一张图。。比如这张。。。第一张是新修的。

修改了一点。

Jun 13 Sat 2015 KAMEN DRIVE 同人——剛 X BRAIN 圍牆 (短完)

SUMMARY:詩島剛倒戈ROIDMUDE 時候和BRAIN 的小插曲。

CP 嘛?其實是HEART X  BRAIN。(喂!)

小小腦洞,不寫浪費。。XDDDD。

===================


BRAIN 實在搞不懂人類。

尤其詩島剛現在待在他的據點,看著窗外發呆著。就算是讓001修改了記憶,但他對著他們並沒有過好臉色,卻甘願和他同一個據點待著,實在是摸不著此人到底怎麼想的。

“哼。”

這孩子如此發呆,相當也令他不快,因會想起背叛者CHASE。之前CHASE跟隨他們時也是沉默靜待在一旁發呆,總是一副世間的事,時間的流動都於他無關,甚至可以...

Sep 26 2014 SOMEDAY-吳島兄弟同人文(慎入)短完。

[写这文,是因为那个有病的本番终于把这对“不知道为什么命运很坎坷”的兄弟终于重新在一起了。。。太高兴下脑子便有了这个梗。

再说,我并不是写来为吴岛光实洗白,对我来说他的罪行并不是因为年纪小就得以原谅,但实在不希望他就此和最爱他的哥哥分开了就这样简单而已。

这故事成人的吴岛光实应该是OOC了,连带贵虎也是。。本来想以第三者视角来说故事,每次写下写下便跑调了。。哇哈哈!!]<----2014 年放在BO的文,现在只是想LOFTER放一下。。。哈。

---------------------------------------------------


那是一个寒冷的天。...

抱歉。

从修文再开始。。。

热情。

做了妈妈后,写文的热情削减到毫无灵感。。。打开WORD就只盯。。盯。。盯。。我需要找回热情!!!!!!

文的更新。

因为怀孕,所以停止更新了。。若有WIFI们愿意等7月以后,尽量会更完。谢谢看过文的WIFI们

这对兄弟的命运就是紧紧纠缠着——吳島貴虎與光實

其实这造型很可爱啊。。。

____思。月


“雖然这是我心中日夜盼望的希望。。。希望他平安歸來。。。”

 他說畢,即拔開霄河向眼前的少年對劈下去。

 少年發出可怕尖銳慘叫聲,然後全身散发激光接著消失無影無終。

 “不過是我腦海的幻影而已。”

 陵越揚了揚劍,他仰頭看向七彩雲彩,眯了眼。

 “在下是天墉城掌門陵越,勸閣下露真身吧!”

 “道長看起來很年輕,修為頗高。竟然沒給幻境迷惑。。。實在太令我佩服。”一把溫婉如美妙的女聲。

 “區區一个幻境。。有何難度?”

 “真沒想到,以爲在琴川找到了很好的棲身,沒想到遇到高人!沒辦法了。。。姐妹們!我們走!”

 天空的雲彩突然炸開,一道閃光強烈射下。

 陵越提起手臂擋了下刺眼的光。

 这道強烈的光互幻成七彩流光,化爲一只巨大的鳥從高空向上沖在瞬即化成三只鳥往各方向沖。

 “原來是姑获鸟。。。。難怪擄走學堂的孩子。”

陵越使出手印,霄河散發魅惑的藍光化爲一束光芒沖飛上天,“破!”風光明媚的空間頓然黯然下來。

所有幻想如泡沫一樣消失,出現四周出現了濃厚的白霧,可也片刻散開,在陵越眼前出現的是一個長滿青苔自然形成的山洞,四周果然恢復了光暗不穩的樹林,鳥獸,蟲聲亦如各清晰微微響起。

 山洞的入口有好些白骨。

 陵越仔細看了下,内心湧上極度悲憤交織。

 地上的白骨竟然是小孩子的細骨,已超過五個人的數量。

 他猛然一驚!他的侄女!

 陵越也不多作想,沖進山洞。

 “訫兒!”

方蘭生與一眾天墉城的徒們在外面成功捕抓到三只妖鳥。在外的他已經等不及等大哥救自己的女兒了,發現裏面封印早結開,便放靈蝶進森林找尋他的女兒和大哥。

 一路方蘭生既擔憂又著急走得很急,途中讓不少浮根絆腳險些朝地上撲。

 [蘭生。有大師兄在。放心吧。]

 不知怎麽的他腦海内募地響起屠蘇說過的一句話,頓然他停下腳步,亦奇怪的是他心裏確實冷靜下來。

 “蘭生!”

 聼到陵越呼喚聲,他擡起頭,恍然閒樹林罅隙光影中似乎看到屠蘇抱著訫兒走向自己。

 “爹!”訫兒喊他。

 方蘭生才驚覺是大哥抱著自己的女兒,身邊帶了五,六個孩童。

 “訫兒!”方蘭生打開雙臂把女兒從大哥身上抱回來,趕緊檢查她有沒有身體哪兒手傷。

 “爹,我好害怕啊!!”女兒一抱住自己的親爹便大哭起來。

“不怕。。不怕。。你看爹和大伯來救你了。”蘭生心軟又心疼得摸摸捏捏女兒臉蛋。

“好了,我們先出去吧,这些小孩的爹娘也很心急了。”陵越提醒蘭生。

 他們走出这片大森林,天墉們徒們報知給掌門已經成功抓住了妖鳥。

“把它們帶回去處置,還有將去把幾個死去的孩童安葬好,讓他們入土為安。”陵越想起山洞前的白骨。

 “是!”眾人作揖應到。

 “蘭生和訫兒先回去,月言在家裏等著。我送这些孩子回家。”

 十六的月亮比十五的月亮更圓更純粹,方家庭院的石燈大致只剩暖和作用。

女兒與妻子早已退下休息,尤其女兒更是受到驚嚇一見娘親哭得梨花帶淚,哭了很久累了才睡着。

他和大哥在庭院把酒賞月。

“大哥,謝謝你救了訫兒。”方蘭生向陵越倒杯小酒。

“我們兄弟客氣什麽。”陵越微笑接下酒杯。

“今天,有點錯覺囘到往時大伙兒的時候。。。”

陵越啜了口酒,默默點頭。

“對了,那三只妖怪。。是?”

“是姑获鸟,估計是給琴川的活人氣吸引過來的。它們喜歡蠱惑人心以及食孩童。我想它們一下擄走這麽多小孩,應該準備轉的地方。”

“原來如此。接下來囘天墉城了嗎?”

“嗯。是的。我與一眾門徒下山也一段時間了,也是時候回去了。”

“我還想多留大哥幾天,畢竟自從大哥當了掌門后,很少來琴川了。現在你又救了訫兒。。我想盡一盡兄弟義務。”

陵越昂首看向天空明亮浩月——回去也依舊沒那個人的等待。

沒有那個人少有的淡淡笑容對自己說:“大師兄。您回來了。”

他低下頭閉了閉眼,心中的執著思念驟然成災,成魔。

“我就多待兩天。”

聼到陵越的回答,蘭生露出孩子氣的笑容。

今夜他倆把酒相歡,聊天聊地聊舊事——但誰也不會提起那一个人。

陵越在屠蘇離去的第六年的十六月夜,夢見了他與他在天墉城的后花園練劍。

然後?

沒有然後。

END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麽寫了這篇。
寫了就POST。。。
大概每次看到大師兄,就想到他一輩子也沒辦法再見他的屠蘇的遺憾。
順便說一下,姑獲鳥那段我沒寫打鬥的原因是。。我沒功力寫古風-——因爲我的中文是數學老師教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沒有親幫個忙,指明一下哪些字是敏感字啊?單純一篇什麽肉也沒有的文。。說我有敏感字。。。。不給我發。= =

LOFTER。。你也太神經病!!

也不指明白是什麽字!!

我要發文字的拉!!

这文題-思。月

順便一提——可以聼著那英的[默]體會體會

【专题】在小说写作中,人物间对话写作的技巧与手法

设定控:

碇唯里の小世界:

第一篇:

作者/fading
其中一小部分是我自己的经验,大部分我自认应该是小说领域的普遍标准。

1,有些人习惯加一些专属的小动作和口头禅,这个不是不可以,在一定情况下也会有效,比如有的作家会用一定的读音错误或是用词错误来表示表示说话者受教育程度不高的事实。但这种做法并不绝对,更多的作家则会认为这样写对话会有损小说的优雅。另外经常用这种方法也会让读者厌烦。

2,”通向地狱的路是由副词构成的”,像: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不耐烦地说:“能不能先给我一包烟?”——这样的写法绝对应该避免。如果你要表现一个人不耐烦,你不应该写他“不耐烦地说”,而是让他说的...

其實我不是很懂大家喊嫂子的梗,因爲这不是等於女性化了他?

我一直認爲攻受問題在RPS沒一定的確認性。他們要是真的有身體關係,也只有他們懂而已,誰上誰下。。大家都沒親眼看過。。。

額。。說这些。。是。。有沒有人寫過互攻的文推薦我看啊?XDDDDDDD!!!


就是不給发。。大家請看下面的貼吧~~~~~就是那個 LINK。。。。

也不知道LOFTER。。這麽針對我。。哈~~~啦啦~~~~

看这篇吧。。


THE OTHER SIDE 20 (下)

https://pan.baidu.com/s/1qXWTaO0

https://pan.baidu.com/s/1pLyF1gR


開个小車。。不容易。

LOFTER 一直不給發。。


謝謝看文的朋友。但如果要看霸道的陳霆。。我這裡大概看不到了。ლ(இ e இ`。ლ)

THE OTHER SIDE 20

姜希妮这几天在香港玩得特別尽心,一身淡粉红时尚连身裙配白色高跟鞋细心打扮兼春风满面出现在韩振宇面前。

“希妮,今天好漂亮,鞋子的设计很好看,非常相配今天的打扮噢。”韩振宇眼前一亮。

“谢谢,表哥。是他帮我挑选的!好看吧!啊,对了!我準备好了所有文件了,我们现在可以出发到绿园林计划区。”

希妮心情大好的认为今天的工作一定会顺利完成。

“準备妥当就安心了,不然我和妳都不知道如何面对舅妈。”韩振宇无奈表示。

“唉呀,表哥,我妈是什么人,我不是比你更清楚吗?放心吧。”希妮笑盈盈的说。 

“好,走,今晚完成最后评估,我们尽情庆祝!”韩振宇情绪激昂说到。

姜希妮受到韩振宇的激励,开...

THE OTHER SIDE 19

夜店内Dj调玩的强烈节奏电子音乐轰炸来玩的每个人,暗黑封闭的环境,炫彩的迷幻灯混乱的人类气息与酒气迷幻既迷离,让人身在其中放纵不羁荡醉不已。

人类藉助酒气释放最初的人性,灵魂和肉体解放。

陈霆一杯黄酒接一杯连续倒着喝,身边的人一时面面相觑。他们的兄弟已经很久没这样灌醉自己,毕竟自米雪离开也好几年,眼见他从女人和母亲离去的伤痛逐渐走了出来后也不再如此喝闷酒,阿祥和阿栋想关心他却给陈霆可怕冷骏的表情给硬硬吞回去,默默陪他喝酒。

陈霆心里觉得烦躁焦虑,如什么东西在心中挠挠得他心烦意燥似。

为什么会贪恋对方的唇?

他不是为了吻他而吻,他只是想让希宇离开幻觉回到现实,并不是什么爱恋关系。

[...

滚滚红尘

---高胜美---

起初不经意的你 和少年不经世的我

红尘中的情缘 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语的胶着

想是人世间的错 或前世流传的因果

终生的所有 也不惜换取刹那阴阳的交流

来易来 去难去 数十载的人世游

分易分 聚难聚 爱与恨的千古愁

本应属于你的心 它依然护紧我胸口

为只为那尘世转变的面孔后的翻云覆雨手

来易来 去难去 数十载的人世游

分易分 聚难聚 爱与恨的千古愁

于是不愿走的你 要告别已不见的我

至今世间仍有隐约的耳语跟随我俩的传说

Music......

来易来 去难去 数十载的人世游

分易分 聚难聚 爱与恨的千古愁

于是不愿走的你 要告别已不见的我

至今世间仍有隐约的耳语跟随我俩的传说

滚滚红尘里有隐约的耳语 跟随我俩的传说

* * *

---End---

 

嗯。

THE OTHER SIDE 18

姜希妮踏出香港机场,心情无比快乐,尤其瞒过母亲的眼底带多一个人。

“ 振宇哥,我们先去大街逛逛。。。行李。。麻烦你。。”希妮快乐像小鸟,亲密挽起身边的男伴,迫不及待的想要俩人世界。

韩振宇看一眼希妮的男伴。

“你可要看好希妮啊,不要让她有任何闪失。。”

“放心吧,振宇哥。”男子点头说道。

“走走!!振宇哥,晚上见!”希妮急急拉起身边人,扬手招来一辆计程车上走了。

“好好享受人生最后的旅程吧,姜希妮。”

韩振宇扬扬手让人擡走行李箱。

希宇从一个怪奇的梦中吓睁开眼睛,眼前瞬即放大了一张几乎快贴近他脸的睡脸。 

是一张疲劳浮青色胡渣的脸,希宇静静...

好吧~~就是說啦。。吳邪的前世就是這麼撲朔迷離。。。。

屠蘇的大師兄——張大佛爺。(好啦。。這位是SPECIAL FOR HIM)

小凡的大師兄——二當家 (第幾代?)

 

大師兄們。—修仙的的福報都用來盜墓。。。哇哈哈哈哈哈!!!!

手中执剑

成全需天意

 

THE OTHER SIDE 17

夜晚的码头海腥味很重,海风温柔徐徐吹在海面上,浪声随风一波一波回荡码头。陈霆他们一伙人关上搁在码头上的铁柜货仓的门,避开普通市民和警察的视线,里面待会发生什么事,也只得认命。

“华哥,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谈,你先私自扣下我今晚要出的货?”

“阿霆,看来和字堂把位置交给你,没眼光没水準!连一个小小手下都没教好!”华哥的光头上暗青纹身在昏暗的货柜里面随着货仓上的几盏黄色灯泡摇晃忽现忽隐,满脸胡渣身穿整套黑色西装黑色亮皮靴,比起面对面坐的陈霆更显得一身混江湖的老大。

陈霆同样黑色衬衣,因室内会闷热便脱了西装让手下拿着,翘起腿而左手把玩手机,对眼前谈判好像不是很上心。

华哥看陈霆的态度,他感觉到额...

写小说,心要诚,范儿要正,不能总想抖机灵

纳兰妙殊:

我的责编最近在四处寻找能签约的作者,跟星探找美女一样。

她一方面签成名作家,比如刘宇昆、马伯庸、冯唐、蒋方舟。昨天她跟我说她签了冯唐,我问,你觉得冯唐怎么样?

她说,他人很好玩的,改天咱们一起玩。

我(擦汗)说,算了。

她竟然说,我看到你在lof上写的那篇“众筹阉了冯唐”,哈哈哈哈。

我:那你还让我跟他……玩!

另一方面她也在努力发掘没成名的作者。有时她会问我,你看看这个作者的豆瓣文章,觉得写得怎么样?

这几天跟她反复聊过这个问题。

——注意,以下只针对小说,不包括同人文。看法非常私人。非常私人。非常私人(也就是我不会改变的意思)。

从网...

无聊说点

显像剂:


最近好像全民开车是风潮,我并不反对描写酱酱酿酿的肉,毕竟交配和繁殖是物种生存的重要事项,无可厚非。而人类因其出色进化的脑容量而产生了“性爱”概念,这意味着人类会在交配的过程中享受快乐交流情感,是人类性行为与诸多动物单纯为了族群繁衍而交配的区别,也是肉文肉图吸引人的地方。

我本身在阅读漫画和小说方面是肉食动物,在自己产梗的时候更是内心一片污秽,跟朋友开低俗没品笑话很多,熟人都知道,我不想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但我希望同人文同人图的产出者能对看客负责,请不要鼓吹性侵或者虐待囚禁情节。


性侵犯和故意伤害以及私刑剥夺他人人身自由都是违法的,我并...

真受不了他這些小動作。。實在太可愛。。太萌。。。

雖然有點遲,但真的GET 到他粉絲說的舉手投足都萌萌蘇蘇的。。XDDDDDDDDDDD

這造型的小老板應該和現在的方木很像。。。。。

 

低潮後回來再寫THE OTHER SIDE 一直抓不到感覺怎麼寫。。

接下來。。

希望有人喜歡。。

感激。

THE OTHER SIDE 16 (小修)

诚如陈霆所言,香港夜景很漂亮,天空漆黑没有星星,只有没散开的乌云让天际更浓郁黑暗,完美衬起香港城市七彩缤纷霓虹灯如繁星闪烁,希宇站在山顶看得入神。

陈霆背靠在车门点燃烟,山顶凉风嗖嗖吹,口呼出白烟随风散开,眼前蒙眬背影因太削瘦,衣料经风吹划动显露出背上的肩胛骨,露出丝丝脆弱丝丝寂寞味道。

“没有在台湾看过夜景?”

希宇摇摇头。

“一直都在家?”

希宇始终保持远眺夜景的姿态,点头。

良久。

“外面很可怕。。。其他人取笑希宇,不喜欢希宇。。。妈妈会很不开心。”希宇低下眼帘。

他不是没偷偷到外面去。有一次知悉希妮要到外国留学,希望能买些小礼物给妹妹当纪念品,便趁大人不注意时溜到外面去...

THE OTHER SIDE 15

陈霆咬咬齿,俊脸变得阴暗不定。

他以为希宇开始好转,至少夜晚能入睡了,不算睡得踏实偶尔也会恶梦吓醒,可在他安抚下都能好好地睡下去。

他清楚得很,这半个月来和他同床而眠。

平常日子希宇都看起来过得很悠哉,逗他说话会回话,也会要求他买些他要的物品。。总之表面上看来日常平静。

才没回来一晚,到底为什么会发病?

陈霆霎时也没厘清怎么回事。

然而听了医生解说——实在不想给希宇用药。。。。

“阿霆,他需要心理医生。。或者说需要能解开他心中枷锁的人。。人给你带回来了却放任他的话和在疗养院时候没什么分別啊。。你知道这孩子的问题。。”江医生拍拍他肩膀,无奈的说。

“我知道。。”

没错!他知道,...